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直播我的女巫生涯第一百零七章臣服与药剂师节能

2020-10-25 来源:

直播我的女巫生涯 第一百零七章 臣服与药剂师

这是怎么了?

张安安在冥想中感觉到了两个女人诡异的变化。

但不知道原因的她一头雾水,根本无法猜测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两个女人变成这样。

在她的视线中,这两个女人的呼吸子啊荧光石的冷光中变得如同惨白的烟雾,身体也在不断的抖动着,身上更是发出不明的波动,有一种明明双耳无法听到,但是张安安又确实可以感觉得到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这种声音非常诡异,没有任何腔调,尾端又拉的格外的长,甚至最痛苦的是,让人根本无法确定是否只是幻听。

张安安好歹也经历了巫师世界的许多事情,但在发生这件事情时,身体还是下意识的抖动了一下,似乎已经受到了来自寂静中的冷空气的袭击。

“苏,你听到了么?”

气氛古怪到张安安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都感到了些许的心安。

“什么?”苏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融化石人之心为自己的拟人形态做准备。

“没什么。”

张安安回过话之后,只好安慰自己不过是错觉。

可看到那两个女人已经跪倒在地,匍匐举行大礼,又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她不知道的是,也就是在刚才,一道门打开了。

索利达学院旁边,仿佛冰湖炸裂,弥漫着一种死寂的冰冷,就连周围的色调也加上了苍蓝色的光芒。

“还有几天?”

“快了,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一行人直到看见异相结束,才纷纷散开。

此时天将亮。

而那两个一晚上都在行大礼的女人,此刻才仿佛收到了特令,闭上了眼睛,消失在张安安的面前。

“苏,我出去一下。”

不断转化着石人之心的苏,应了一声,张安安自己走出了房门。

或许是早晨的缘故,张安安明显感觉到四周的植物显得更加暗沉了一些,索利达学院中只有少数学徒在奔走忙碌,密林旁的湖泊不断的散发着潮气,越往下走,越是少有人迹。

几只怪鸟在不断的发出奇特的叫声,不像是张安安所知道的任何品种,叫声中有着地球上所不具有的野性和肆意。

直到十五分钟左右,张安安才走到了黑顶尖塔旁。

“进来。”

门内的声音冷静没有任何波动,根本听不出来昨晚一夜没睡。

推开门后,就看到西洛正在进行着某种试验,一些张安安从来没有见过的植物根茎和动物部位,摆放在实验室的四周。

“我可以借用你的实验室么?”

“可以,”西洛连头都没有抬起来,直接开口说道:“每小时在学院的基础上加收一成。”

张安安听到后撇撇嘴。

就知道会是这样。

“帮我把这些东西熔炼。”西洛拿过一根像是某种凶兽的脊骨,只不过现在已经切成了几小块,递给张安安。

“我也要工钱。”

总不能轮到自己就是白干。

她说完之后,火球术已经出现,可那枚灰白色的骨头硬是让张安安灼烧了好一会儿,一点动静也没有。

张安安转手间释放出了魔焰。

只是黄豆大小的火焰,看起来弱不禁风,像是一只小动物,缓慢的攀爬在了灰白色骨头上。

张安安静静等待着。

如果魔焰都不行的话,那张安安只好认为西洛的脑子抽了。

但是让人意料之中的一幕发生了,两者之间根本不成比例的体积,魔焰就如同一只蚂蚁想要吸干大象一样,看上去分外的可笑,可即使是这样,灰白色的骨头却开始缓慢的产生了裂缝。

“这就是魔焰。”

西洛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院长迫不及待的想要让你觉醒魔焰,就是想要让你帮他处理一批材料。”

看来西洛是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了。

张安安点点头。

“你是不是刚开始并不想我走这条路。”

张安安的眼睛漆黑,生动而活泼。

她记得自己刚见到西洛时,他并没有对自己说魔焰的事情,反而是很希望自己能够走原主母亲爱丽丝的道路。

“是命运造就我们。”

西洛英俊的脸上是一副宛若已经经历世事的从容。

“你能够觉醒魔焰,其实也是魔焰选择了你。”

张安安看到西洛手指快速的上下翻飞,一些东西在他的处理之下,终于能够看出来用途。

“我要怎么让魔焰变得强大起来。”

既然西洛是这样的态度,张安安问出来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魔焰的成长速度极为的缓慢。

张安安已经用魔力不停的喂养,但在她的感知中,甚至连一丝的变化也没有,这就很恐怖了,要知道在张安安的精微解构下,就算是蚂蚁的咀嚼动作都会被放大无数倍。

所以,这也是张安安前来找西洛的一个原因。

她以为自己的方法出现了问题。

西洛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向上的幅度似乎是在微笑。

“从你觉醒魔焰,一共才花费了多久的时间。”西洛反问道。

“时间不够么?”

西洛嗤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他的眼神专注,手上是一把银制的小刀,在一只看起来像是蝙蝠的生物上,划出一道血口。

血液在不停的往外流出。

蝙蝠无力的开始挣扎,空间中阴影系的能量开始不断的发生大幅度的波动,而那只蝙蝠身上,是最为明显的来源。

<阿内尔卡都别话筒时都显得不是那么熟悉。穿着一件印有拳王阿里头像的衣服的阿内尔卡坦言自己喜欢拳击运动p>可当西洛的手上,开始出现了一缕蓝色的火焰,之后,蝙蝠像是看到了天敌,全身都在发出绝望的哀嚎。

尖利的双爪不断的挥动,却无济于事。

而魔焰却像是在欢呼雀跃一般扑到了那只蝙蝠的上面。

“我的也只是一缕。”

张安安看到了之后,不再说话。

只是和火球术比起来,魔焰显得有些太过弱小了而已。

少女有些心虚的开始专心处理起那几块灰白色的骨头。

“我之所以想让你成为炼金术师,也是因为,如果你在之后觉醒了魔焰,你会发现自己在处理材料上面,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像我,除却是黒巫的导师之外,还是一名药剂师。”

西洛话一说完,张安安怀疑自己听错了。

在药巫已经把药剂师成为垄断行业的情况下,西洛,竟然是药剂师?

白城白癜风
马鞍山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治口臭病
友情链接
郑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