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虐仙记第1399章女人做戏节能

2020-10-19 来源:

虐仙记 第1399章女人做戏

第199章女人做戏

“回禀陛下,查过了,太子,太子似乎也没有可能。零点看书.”高灵瑟缩的说道,毕竟这要算是自己办事不利,他当然有害怕。

“什么,‘似乎’,那一定有什么是不能确定的了?”玄穹高上帝的脸上显现出喜色,激动无比,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

“是的,陛下,太子当时,案发的时候,的确是不在太子府邸之中。”太辛回答。

“那他当时在哪里?”

“太子已经回答,他当时——当时去东海散心。”

“东海,他倒是悠闲,那当时江流沙和潘神侯在什么地方?”

“回禀陛下,江流沙和潘神侯也陪他一起散心去了。”高灵很快的回答道。

“那玉妃娘娘是在什么时候遭受了侮辱?”

“回禀陛下,是在后宫之中,这是玉妃娘娘亲口告诉微臣的。”

“也就是说,在案发的时候,太子可以排除一切怀疑,那为什么你们还觉得太子有嫌疑?”

“回禀陛下,因为有内线告诉我们,玉妃娘娘当日似乎是微服出游,他府邸之中的丫鬟,有我们的眼线。”

“那就证明玉妃在说谎,她为什么要说谎?”玄穹高上帝的眼中露出狐疑的神色。

“更不让微臣感到可疑的就是,当时玉妃娘娘还向陛下您告发了她被黄石公侮辱的事情,这两件事情发生得太过接近,不由人不感觉蹊跷?”高灵笃定的说道。

“嗯,不错,黄石公就算是该死,也应该由我整个做天帝来杀他,而不是玉妃,也许她的胆子也是太大了,说不定,黄石公被杀,也是她们设的一个局。”玄穹高上帝的眼里显现出难言的愤怒。

听到玄穹高上帝这样说话,太辛和高灵的脸上都变了颜色:他们再也想不到,玄穹高上帝居然会如此怀疑自己的儿子,自己亲手册立的太子。

这是十分荒唐的事情,但是却真的发生了,确定无疑的发生了,让人惊恐。

“玉妃娘娘就算是在说谎,那也不算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毕竟当初黄石公想要**玉妃娘娘这件事情,可以算是千真万确,她恐怕是另有原委。”高灵说道。

“去,立即叫玉妃娘娘来见我。不管是另有原委还是玉妃就是凶手,朕一定要搞清楚。”玄穹高上帝暴怒的说道。

“陛下,如果叫玉妃娘娘到奉天殿之中来,恐怕不妥,很显然,她的确刚刚受了惊吓,不如陛下亲自到她的寝宫之中去,算是安慰?”高灵微笑的说道。

很显然,他并不是要驳斥玄穹高上帝这个决定,而是因为现在的形势已经非常微妙,如果玉妃娘娘进入了奉天殿,情况就不同了。

这显然瞒不过朝臣的耳目,在无数朝臣的眼中,那就是又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黄石公这件事情,本身已经闹到无可收拾的地步,如果在此时再让玉妃娘娘进入朝中,很显然会引起诸多猜测,对亟待稳定的朝局十分不利。

“嗯,不错,朕一时之间倒有糊涂了,不管怎么说,玉妃娘娘是受到了伤害,我们现在就去玉妃寝宫。”玄穹高上帝这一次却是从善如流。

事实上,在玄穹高上帝的眼中,高灵反而是最忠心的臣子。

在玉妃娘娘格调高雅,装潢精美的居室之中,玄穹高上帝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的心里好受了很多,这是一个可以让男人疯狂的女人,从她身上的任何一都可以看出。

“陛下,您终于来了,你终于还是来了。”玉妃娘娘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一种无比的深情在其中,泪水盈盈。

她的确没有丝毫的做作,事实上,玉妃娘娘的确是深爱着玄穹高。天地之间,像是她这种体质的女人,万中无一,自然可以让世上所有的男人感觉到疯狂,感觉到绝望,此女是世间所有男人的梦想,可是正是因为如此,像她这样的女人,也极度的需要一个强大无比的男人,用来满足他们。

玄阴之体的女人,并不是一般的男人可以消受得了的。

这就是为什么世上有的女人,像狐狸精一样的女人,嫁给了一个羸弱的男人,这种男人往往会早死的原因,这就是因为绝顶的女人,也需要绝顶的男人作为匹配,否则的话,男人根本就无福消受。

“朕当然会来看你,你是朕最喜欢的妃子。这些日子之中,你受苦了?”玄穹高上帝十分不情愿的安慰道,毕竟左右有太辛和高灵,他说情话的时候有不大自然。

其实他今日来的目的,就是要问一问玉妃娘娘为什么要撒谎?

他很想知道,这样一个小小的谎言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玉妃娘娘就哇的一声哭出声来,扑进了玄穹高上帝的怀抱,不断的抽泣:“陛下,臣妾差一就见不到您了,我差一就名节不保,被被黄石公这个恶贼给玷污了。”

玄穹高上帝任由玉妃娘娘在他的怀里哭泣,良久之后,才终于推开此时一些非正常现象的出现了她,轻轻的:“好啦,现在你已经可以放心,黄石公的恶行朕已经知道了,他现在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这件事情你想必已经知道了吧?”这种已经引起朝廷震动的事情,若说她不知道,那么就是一个笑话啦。

玉妃娘娘赶紧说道:“臣妾已经知道了。”

“那就好。那你现在就告诉朕,为什么要欺骗太辛?在太辛彻查案情的时候,你告诉他案发前三个时辰,你在自己的寝宫之中,黄石公企图侮辱你。可是,据我们的了解,在三个时辰之前,你根本就不在自己的寝宫之中,黄石公就算是要侮辱你,也不可能是在你的寝宫之中,在那个时候,你在什么地方?而且你给朕罗盘回旋镜之中的内容,看不出有丝毫你当时在寝宫之中的画面?”玄穹高上帝冷冷的问道。

玉妃娘娘一听,眼圈一红,再次的流下泪水:“陛下,像是这样的事情,臣妾是万分不愿提起,不过既然是陛下相问,臣妾只能是如实回答,我当时——当时是去了东海之滨,黄石——黄石公再三的邀请臣妾,让臣妾陪他出去散散心,说是他这一段时间的心情不好。臣妾知道他对我有野心,他只不过是想找一个机会占有臣妾罢了,所以一再的拒绝。可是他依然是不死心,而且还用太子的性命来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答应他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他就会要黄玉郎的命。臣妾在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心想只要应付得当,以后就可以摆脱他的纠缠了,既给了他一个台阶下,臣妾也对得起陛下。为了防着他对臣妾不轨,我当时将儿子也带在身边,为的就是打消黄石公不良的企图,臣妾当时想的是,这样一来,既答应了他的要求,也可以保全我们母子,而且对陛下您保持了忠贞,算是一个最好的结果。所以当太辛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向臣妾询问的时候,臣妾羞于说出这样的事情,而且害怕陛下的误会,因此直接说黄石公就想在臣妾的寝宫之中,想要非礼我。事实就是如此,此事绝无虚言,还请陛下体谅臣妾对陛下您的一番苦心,望陛下明察?”

“原来是这样。那当时的江流沙和潘神侯可曾和你们在一起?”

“回禀陛下,太子既然跟着我,他的这两个重要的手下,左膀右臂,当然也跟随在他的身边。”玉妃娘娘平静的说道。

“如此说来,太子想要杀死黄石公的嫌疑,那是不能够洗脱掉了?”玄穹高上帝直接的问道,观察玉妃的反应。

“什么,陛下,黄石公已经死了?”玉妃娘娘难以置信的问道,显现出一种惊恐的表情。

玄穹高上帝一瞬也不瞬地看着玉妃娘娘的脸,很显然,想从他的神色之中,发现一什么。

可是一切都合情合理,玉妃娘娘的惊恐非常的真实,没有任何的瑕疵,那就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还有一惊喜。

“当然是真的,他已经死了,已经形神俱灭。”玄穹高上帝再一次叹息的说道。

“那么臣妾和他之间从此就两清了。”玉妃娘娘似乎有一的惋惜,但是更多的是欢喜。

“你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玄穹高上帝的眼睛就像是一条毒蛇。

“陛下,您为什么要这样问我?您难道不知道您这样猜忌臣妾,臣妾十分的伤心?”玉妃娘娘的脸上果然再一次的流下泪水,“难不成陛下,您是怀疑黄石公是臣妾杀死的?天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玉妃娘娘哀伤不已。

玄穹高上帝的神色阴沉下来:“爱妃,对不起啦,朕只是一时情急,说话重了的话,你多担待一,告辞。”

他像是逃离一般,带着太辛和高灵很快的离开,他实在已经没有再留在这里的理由。

————————————

直到玄穹高上帝一行离开之后很久,薛冲才显现出自己的身形,神色有激动:“母妃,你做得好,做的非常的好,简直可以说是完美。”

薛冲并没有掩藏自己的赞赏之情。

玉妃娘娘的脸上,显现出一丝狐狸精的微笑:“孩子,你对娘真的是太不放心了,不过就是为了应付这样的一幕,我们之前已经演练了不下三遍,可你似乎还觉得不放心?现在怎么样?”

薛冲就心服口服的说道:“娘真的是天赋异禀,逢场作戏的本事天下无双,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破绽。出了这样的事情,玄穹高当然有怀疑我们的理由,可是有嫌疑的人实在是不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之后,这件事情就会不了了之。玄穹高根本就无法锁定我们。”

“是啊,儿子,我们女人天生做戏的本事就不会太差,何况我们已经预演了三次,就算是你父皇找到东海之滨,也早已经不可能留下任何的证据,我们可以放心了。从此以后,我们可以高枕无忧,而且永远不要提起这件事。”玉妃娘娘痛快的说道。

“是,母妃。”薛冲十分恭敬的回答。

“我觉得老三有最大的嫌疑。”回到奉天殿之后,玄穹高上帝依然不改变自己的看法。

“陛下何出此言?以太子加上江流沙和潘神侯的力量,虽然有可能威胁到黄石公的性命,可是绝对不可能将黄石公杀得形神俱灭。”太辛信誓旦旦的说道。

像是他这种修炼仙术的人,当然十分清楚,要将人的神魂——千丝万缕的神魂都全部杀灭,不留下一丝逃走,何等的艰难。

高灵的脸上也显现出迷惘的神色:“陛下,是啊,要想将黄石公这样人的神魂都杀得一丝不剩,除非是像佛祖这样的功夫,太子似乎真的做不到。心灵力再神奇,也不大可能连一丝都不放过,何况黄石公的武功,在他们所有人之上。”

“可是我有天机术,我的天机精神术有一种预感。我本能的感觉到,凶手就是老三。”玄穹高上帝并没有丝毫的动摇。

“那也只能证明太子的嫌疑比别的人大一些而已。”太辛说道。

“陛下,对此案的彻查据悉,还在进一步深入之中,相信用不了多久,在我们排除一个又一个的嫌疑人之后,真凶就会浮出水面,这种时候,前线的战事要紧,我们还是返回断魂谷吧。”高灵劝说道。

说实在的,不管是太辛还是高灵,他们都不愿意插手太子和玉帝之间的事情,就算玉帝言之凿凿,他们也只是泛泛而言。

“是啊,天庭之中的事情已经暂时处置,王道玄和太子之间互相牵制,天庭可以说是稳如磐石,黄石公胆大妄为,妄自尊大,野性难驯,这一次被人暗算,其实对陛下而言,也未必全是坏事,如果连这样的人都不惩戒,任由他祸乱后宫,那么陛下的名声何在?天庭的颜面何在?”高灵生气的说道。

小孩拉肚子看什么科室
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降压效果怎么样
肝纤维化饮食的注意事项
友情链接
郑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