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无上圣天第91节翩翼气刃节能

2020-10-19 来源:

无上圣天 第91节:翩翼气刃

秦孤月接过苏溯写的那些相术咒语,只随意翻看了一下,就一下子理解了,什么是相术咒语的本质了。

其实这些一条一条的相术咒语就是一条一条的口诀,提示识海如何用精神力触手凝聚成能量的形态。

打个简单的比方,就好像如果突然有人问你九乘九是多少,如果你学过九九乘法表,你就会脱口告诉他,九九八十一,但如果你没学过呢?那可能折腾了半天,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九九会是等于八十一呢?

记住了这些相术咒语的口诀,就好像是掌握了公式一般,能够使得识海快速做出反应,凝结成咒语所提示的能量状态,继而视精神力大小,爆发出如这个咒语所记载的能量方式,无论是攻击、防御、增益还是减益,都是如此。

这些口诀展示在秦孤月的脑海里,其实就是一张一张的示意图。

至于有一些天才的人物,或者借助了什么强力的法器,不用这些口诀的提醒,也可以瞬间在识海中模拟出能量组合的示意图来,那就是被寻常人,甚至还有一些没有了解相术咒语本质的入门相术师觉得神乎其神的:瞬发咒语!

因为他精神的反应已足够快,快到不需要用口诀的提示就可以几乎本能地组成适合这个咒语的能量结构,或者是这件法器之中本就贮存着这种能量的阵法,所以才可以瞬发咒语。

那么秦孤月就会有一个十分疯狂的想法了,既然减少吟唱时间和相术瞬发的本质是这样的,那有没有可能,一个相术师不停地练习释放同一个相术禁咒。虽然禁咒的结构图不止一张,精妙到几如鬼斧神工,但会生活非常困难。合作社为其免费提供蜂箱和技术指导不会也能够熟能生巧,需要的提示越来越少,吟唱的时间也就越来越短,最后甚至达到瞬发禁制级咒语的地步呢?

当然了,这样的想法,目前来说,纯属就是痴人说梦。

就算是星阶的相术师,也不可能把禁咒反复地释放来练习熟练度,甚至达到瞬发的地步,身体和识海的承受能力暂且不说,单说需要的这强大的能量,就是一个绝绝对对的天文数字!

撇开秦孤月疯狂的念头不谈,以他现在破解掉了四个禁咒中三个禁制级咒语的领悟,对于理解掌握这些寻常级、精妙级的咒语,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即便是奥义级的咒语,也最多停留几个霎那,就能够心领神会。

苏溯看到秦孤月“哗啦,哗啦,哗啦”地不停地翻着面前写满相术咒语的一张一张的纸张,还以为他吊儿郎当,漫不经心,急忙伸手按住秦孤月继续往下翻纸张的手。

“嗯?”秦孤月正在快速参悟,陡然那一只如玉葱一般的手伸了上来,按住了自己的手,思维顿时一滞,有些不解地看向旁边的苏溯,似乎在问:“又怎么了?”

哪里知道苏溯看着秦孤月的眼神,委屈得要死,简直就像是秦孤月又欺负她了似的。

“怎么了啊?”秦孤月微微低下头来,看着苏溯说道:“眼眶怎么又红了?是不是进沙子了?”说着秦孤月的手就朝苏溯的眼睛上伸去,现在两人经过昨天的事情,已是彼此亲近了许多,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谁知道苏溯往后退了一步,依旧红着眼圈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我这个人又怎么样了?”秦孤月此时当真是一头雾水。

“人家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把这么多的相术咒语都写给你看了……”苏溯伸出手来指着书桌上叠着的一大摞写满了咒语的纸张,都要哭了。“拿到外面去,其他人怕是要拿回去没日没夜地,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你倒好……‘哗哗哗’地就翻过去,你以为这些是什么?难道你以为是我随便写的不成?”

秦孤月听得这个理由,只觉得一阵好笑,差点当着苏溯的面就笑起来了。

“你还笑!”苏溯气鼓鼓地就要从秦孤月的手里抢那一叠写满了相术咒语的纸张,但一抢之下没全抢过来,只拿了上面秦孤月看过的一叠,“死秦孤月,烂秦孤月,我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为你写这么多咒语,你不好好看就算了,还在这里嘲笑我……我……我……”苏溯一气之下,“撕拉”一声就把手里那一叠纸整个撕成了两半,扔在桌上,却是差点又要哭了出来:“你不是不要看吗?我撕了就是了,让你以后想看也没得看!”

“撕得好!”秦孤月坏笑了一下,看着气鼓鼓的苏溯说道:“我都掌握了的东西,留着给别人做话柄吗?”

“咦?”苏溯一开始听到秦孤月说第一句的时候,还当他是在跟自己赌气,故意说狠话,但是听到第二句话,她可真的是讶异了。

只见秦孤月微微抬手,苏溯只觉得周围空气中的风骤然凝结,竟是变成了有形有质,如刀片一般的存在,而且就在她的面前飞舞了起来。“这……”

随后秦孤月抬起的右手猛地向下一挥动,顿时一股疾风将桌上那一大捆撕成两截的纸张席卷起来,飞到空中,还未来得及落下,“呼”地一声,竟是无数气刃呼啸飞起,吓得苏溯都赶紧把眼睛一闭,这么近的距离,莫说是施展防御阵法,就算是启动护身法宝,都来不及。

“嗖!”一声尖啸,那些被抛到半空的纸片,霎那间就被纷乱的气刃直接绞成了无数细小的碎纸片就像是一场小雪,又好像是漫天的柳絮飘舞着旋转着,缓缓地落了下来,撒在苏溯的头发上,衣服上,撒在秦孤月的书桌上,但是,没有伤及苏溯一分一毫!

如果此时,房间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别的相术师存在,那一定会发现那些气刃看起来杂乱无章,无法控制,甚至连苏溯都吓得闭上了眼睛,实际上杂乱之中,却是杂而不乱,如蝴蝶穿花,翩然轻舞,又如羚羊挂角,不留痕迹。

斩碎了所有的纸片,却是不多一刀,亦不少一刀,适可而止,恰到好处!如果这样的气刃是真正的刀刃的话,能够使出这样精妙刀法的人,必然是一名浸淫刀法数十年的绝世刀尊,实力也至少是一名武宗高手。这就是相术的精妙之处,大自然的能量远胜于人体所能爆发出来的能量,至少至少,在星阶以下是这样的。所以秦孤月的武道境界不过是锐士,却能够使出相当于武宗高手一击的相术攻击。

“这……这……”过了一会,苏溯睁开眼睛,看着满地的碎纸屑,竟是有点不敢相信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纸屑,不禁对着秦孤月问道:“刚才的是……难道是木系相术中精妙级咒语,翩翼气刃?”

秦孤月此时将手中还没看完的半卷纸张攥成一卷,抓在右手,负手背在身后,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徐徐点头。他可也是保险起见,刚才苏溯抢过去的,都是他看过了,学会的,这手里攥着的可都是没学会的,这当真是秦孤月的命.根子……不管是谁,现在抢他手里这半卷写了相术咒语的纸张,秦孤月都要跟他拼命的!要是被撕了没学到,这么多的咒语,一一去找到学掉,还不知道要多大的机缘,多少的时间呢!

“不对啊!”苏溯仔细端详着抓在手里的一片纸屑,困惑不解道:“翩翼气刃能够让气刃变成弧形,如蝴蝶一般翩飞伤人,绕开一些防护,的确可以出其不意,但是根本没有办法调整力度,我用过,就好像是铡刀一样,根本没有力量强度的区别……可是你的这个气刃却是用力均匀,甚至还切出了弧度……简直……简直就像是有人在挥刀一样。”苏溯此时已经换了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秦孤月道:“这难道是你参悟出来的?”

“这有何难?”秦孤月依旧淡然笑道,腾出左手,举在身前,轻轻一托,只见一阵疾风席卷而来,却是徘徊在秦孤月的左手上方,随着他目光凛然一定,竟是瞬间定格,凝固成一柄一柄的弧形风刃,而且并非完全不能控制,而是可以自由地做出劈砍披挂等等一切人体可以做出来的刀法动作,盯着那些风刃看的苏溯简直就像痴呆了一般。

秦孤月可不敢告诉苏溯,自己已掌握了三千种以上的兵器使用方法与对抗技巧,即便是这些操纵风刃的精神力触手,也都变成过精神力分身,得到过神秘之轮气息的包裹,操纵使得家用冰箱更加高效节能。这就是我们目前所做的起这些风刃来,简直就像手里的刀一样,得心应手,能够使出武宗级刀客的实力,也纯属正常。

但这一点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为了苏溯小美女脆弱的小心脏着想,秦孤月还是选择了淡然一笑,不去多做解释。

秦孤月左手的手腕一翻,顿时所有的气刃消散无形,直到他收回手来,苏溯都还仿佛在刚才的震惊中没有清醒过来,自言自语道:“天哪,可以灵活绕开防护的翩翼气刃,而且还可以自由地控制出刀的力度和技巧,这……这,这如果距离再近一点的话,简直就是相术师的噩梦啊!”

景德镇治疗白癜风
孩子不消化的症状有哪些
产后塑形
友情链接
郑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