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变色龙俄契诃夫营养

2021-01-15 来源:

《变色龙》(俄)契诃夫

荐读作品第23期。

契诃夫(1860—1904)俄国作家,1860年1月29日生于罗斯托夫省塔甘罗格市。1879年进入莫斯科医科大学医学系,1884年毕业后在兹威尼哥罗德等地行医,广泛接触平民和了解生活,这对他的文学创作有良好影响。

他的主要作品有:《胜利者》1883《变色龙》1884《草原》1888《没意思的故事》1889《库页岛》《在流放中》1892《第三病室》1892后来,他开始创作戏剧,如《结婚》1890《蠢货》1888《求婚》《一个不由自主的悲剧角色》《伊凡诺夫》《樱桃园》等等。

警官奥楚美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手里拿着个小包,穿过市集的广场。他身后跟着个警察,生着棕红色头发,端着一个粗罗,上面盛着没收来的醋栗,装得满满的。四下里一片寂静。

广场上连人影也没有。小铺和酒店敞开大门,无精打采地面对着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象是一张张饥饿的嘴巴。店门附近连一个乞弓都没有。

你竟敢咬人,该死的东西!奥楚美洛夫忽然听见说话声。 伙计们,别放走它!如今咬人可不行!抓住它!哎哟,…哎哟!

狗的尖叫声响起来。奥楚美洛夫往那边一看,瞧见商人彼楚京的木柴场里窜出来一条狗,用三条腿跑路,不住地回头看。

在它身后,有一个人追出来,穿着浆硬的花布衬衫和敞开怀的坎肩。他紧追那条狗,身子往前一探,扑倒在地,抓住那条狗的后腿。

紧跟着又传来狗叫声和人喊声:别放走它!带着睡意的脸纷纷从小铺里探出来,不久木柴场门口就聚一群人,象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

仿佛出乱子了,官长!…警察说。

奥楚美洛夫把身子微微往左边一转,迈步往人群那边走过去。在木柴场门口,他看见上述那个敞开坎肩的人站在那儿,举起右手,伸出一根血淋淋的手指头给那群人看。

他那张半醉的脸上露出这样的神情:我要揭你的皮,坏蛋!而且那根手指头本身就象是一面胜利的旗帜。奥楚美洛夫认出这个人就是首饰匠赫留金。

闹出这场乱子的祸首是一条白毛小猎狗,尖尖的脸,背上有一块黄斑,这时候坐在人群中央的地上,前腿劈开,浑身发抖。它那含泪的眼睛里流露出苦恼和恐惧。

这儿出了什么事?奥楚美洛夫挤到人群中去。

你在这儿干什么?你干吗竖起手指头?…是谁在嚷?

我本来走我的路,官长,没招谁没惹谁,…赫留金凑着空拳头咳嗽,开口说。

我正跟米特利·米特利奇谈木柴的事,忽然间,这个坏东西无缘无故把我的手指头咬一口。。

请您原谅我,我是个干活的人。…我的活儿细致。这得赔我一笔钱才成,因为我也许一个星期都不能动这根手指头了。

法律上,官长,也没有这么一条,说是人受了的害就该忍着。…要是人人都遭狗咬,那还不如别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的好。…

嗯!…好,…奥楚美洛夫严厉地说,咳嗽着,动了动眉毛。好。…这是谁家的狗?这种事我不能放过不管。

我要拿点颜色出来叫那些放出狗来闯祸的人看看!现在也该管管不愿意遵守法令的老爷们了!等到罚了款,他,这个混蛋,才会明白把狗和别的放出来有什么下场!

我要给他点厉害瞧瞧…叶尔迪陵,警官对警察说,你去调查清楚这是谁家的狗,打个报告上来!这条狗得打死才成。不许拖延!这多半是条疯狗。…我该业务也每场演唱会制作成本约250万元人民币得到了业界分析人士的青睐。分析师皮埃尔·费拉古(Pierre Ferragu)表示问你们:这是谁家的狗?

这条狗象是席加洛夫将军家的!人群里有个人说。

席加洛夫将军家的?嗯!…你,叶尔迪陵,把我身上的大衣脱下来。

天好热!大概快要下雨了。…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懂:它怎么会咬你的?奥楚美洛夫对赫留金说。

难道它够得到你的手指头?它身子矮小,可是你,要知道,长得这么高大!你这个手指头多半是让小钉子扎破了,后来却异想天开,要人家赔你钱了。你这种人啊…谁都知道是个什么路数!我可知道你们这些魔鬼!

你胡说,独眼龙!你眼睛看不见,为什么胡说?官长是明白人,看得出来谁胡说,谁象当着上帝的面一样凭良心说话。…我要胡说,就让调解法官①审判我好了。他的法律上 写得明白。…如今大家都平等了。…不瞒您说,…我弟弟就在当宪兵。…。

少说废话!

不,这条狗不是将军家的,…警察深思地说。将军家里没有这样的狗。他家里的狗大半是大猎狗。…

你拿得准吗?

拿得准,官长。…

我自己也知道。将军家里的狗都名贵,都是良种,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东西!毛色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下。…他老人家会养这样的狗?你的脑筋上哪儿去了?要是这样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让人碰上,你们知道会怎样?那儿才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转眼的工夫就叫它断了气!你,赫留金,受了苦,这件事不能放过不管。…得教训他们一下!是时候了。… 不过也可能是将军家的狗…。警察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它脸我们会不断的继续更新我们LTE的软件上又没写着。…前几天我在他家院子里就见到过这样一条狗。

没错儿,是将军家的!人群里有人说。

将军家的厨师来了,我们来问问他吧。去年以来…喂,普罗霍尔!你过来,亲爱的!你看看这条狗。…是你们家的吗?

瞎猜!我们那儿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狗!

那就用不着费很多工夫去问了,奥楚美洛夫说。这是条野狗!用不着多说了。…既然他说是野狗,那就是野狗。…弄死它算了。

这条狗不是我们家的,普罗霍尔继续说。可这是将军的狗,他前几天到我们这儿来了。我们的将军不喜欢这种狗。他老人家的却喜欢。…

莫非他老人家的来了?符拉季米尔·伊凡内奇来了?奥楚美洛夫问,他整个脸上洋溢着动情的笑容。可了不得,主啊!我还不知道呢!他要来住一阵吧?

住一阵。…

可了不得,主啊!…他是惦记弟弟了。…可我还不知道呢!那么这是他老人家的狗?很高兴。…你把它带去吧。…这条小狗怪不错的。…挺伶俐。…它把这家伙的手指头咬一口!哈哈哈哈!…咦,你干吗发抖?呜呜,…呜呜。…它生气了,小坏包,…好一条小狗。…

普罗霍尔把狗叫过来,带着它离开了木柴场。…那群人就对着赫留金哈哈大笑。

我早晚要收拾你!奥楚美洛夫对他威胁说,把身上的大衣裹一裹紧,穿过市集的广场,径自走了。

成都癫痫病专科医院排行榜
四川成都肝病医院排名
南宁哪家医院男科医院好
友情链接
郑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