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节能

2020-10-19 来源:

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怎么回事?大学你是白上的?最基本的生活都一塌糊涂的

。。。。。。那个。。。。。。我边不知所措边想,妈蛋,你又不是我七大姑八大姨,我怎么样关你鸟事,工作上不差事就行呗。

你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有些同事关系你要处理得当,难道你处事不懂得圆滑一点吗?

我呸,终于回到正题上了,果然是那个贱人在老板面前告我状了,不就骂你几句,打翻了你一杯水,把茶叶倒在你身上了么?就这点事,你特么至于的么?

小高呀,大学相当于半个社会了,你父母供你上大学不就是让你今后有更好的发展吗?你说大学。。。。。。唠唠叨叨一大堆,我都快崩溃了。

那个,孙经理,我有集团交代的工作没做完,先去忙了赶紧一溜烟的跑了。

回到工位上,我还在想,是啊,我这大学上的,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几年的大学时光,几年的上班狗时光,感觉好像还是几天前的事情,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地溜过去了,唉!就是前两天中秋节,我一个躺在床上无聊看以前上学时候的照片,还在那怀旧呢。

爱情,本就是缘深缘浅的事。若能遇见,已是三生有幸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遇见,是一切一切的起点。

2010年夏,二中文科13班

大家都埋着头,苦思冥想的,都在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对,我们在填写高考志愿。

怎么样,看了一个暑假的招生指南,有中意的不?没有啊,今天看看吧你报考哪里的?你打算学什么专业?咱们两个去一个地方吧,还互相有照应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商量,我心里想,那是自己梦开始的地方啊,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这样商量呢。我只是安静地坐在中间正对着黑板的位置,边翻着招生指南,边看着黑板发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也是相当纠结。学渣一个,对于很多专业也不是很懂,有的甚至是一窍不通。直到今天,才硬着头皮过来,上不到好学校,总比没大学上要好吧。这个暑假,家里把我唠叨够呛,被地震和台风吓得不抵御病原入侵。因而可以通过研制、接种疫苗轻的老爸老妈,给我特定的几个地方是不可以去的。海南,福建等沿海城市,四川省,地震多发,任何四川省内城市均不可以去。。于是,我一直向往的江南水乡,实际上没剩下几个了。

于是,几经X度的指点,萌生了去学报关的想法,然后就进行了一番筛选,说是选,其实就是看自己那可怜的分数,哪个学校的这个专业肯收留我。筛选出来的几个地方,包括山西,鸡西,广西,江西。反正都是西字辈的,这个,可能要结合一下方位学,因为我是左撇子,左西右东嘛。然后,就出现了我以上的那种情况。就在我就纠结于哪个学校报成第一志愿的时候,我的一姐们出现了,就那么豪迈的坐我旁边了,你打算报哪个学校?还不知道呢,正在选待选的地方给我说说鸡西,桂林,太原,九江这四个地方,都是西字辈的,你呢?真巧,我这也有九江咱俩不愧是好朋友啊,连地方都能选这么巧。。。。。。在聊了若干分钟以后,得出了结论,选江西九江的原因,在于名字好听。现在我老爸还不知道我选九江的真正原因,不然,那时候估计要跟我断绝父女关系吧。我拒绝了他老人家一定要让我留在长春的一片苦心,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那个坐火车两天一晚的九江。于是,就这么定了。老爸几天没有理我。

于2010年8月,我打查询录取情况,被告知已经录取,遗憾的是,录取我的专业并不是我喜欢得报关专业。当时是有想过去别的学校,但是又唯独对九江这个名字情有独钟。于是,我妥协了。金融就金融吧,跟家里商量了一下,于是决定还是服从调剂。

既然什么都决定好了,就准备买票。我和姐们儿腿都跑细了,也没买到半张票。怪就怪那时候家里每个电脑,而且手里也没有智能机,跑了几次长春,跑遍了长春的代售点也没能买到火车票,但是开学在即,没办法了,只能选择最不经济实惠的飞机。好在是姐们儿托亲戚买到了飞机票,26号出发。眼看着距离开学也没有几天了,只知道心里很舍不得,但又向往江南水乡,就这么又不舍,又期待,就到了24号。刚好那天家住长春的二舅过来老家这里,临走的时候问我要不要一起过去,刚好还省去了我爸去送我的麻烦,我是百般不情愿,但终究还是没拗过几个位高权重的人,当时那心情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都无法形容,我泪眼婆娑的上了二舅的车,挥挥手就算是道别了。忘了说,二舅开的是大货车,我们先去舅妈的娘家拿了点东西然后才开始往长春开。不得不提的是,我们是四个人坐在火车的驾驶室,半路上因为超员,被罚了200大洋,我当时觉得因为我都被罚钱了,更不好意思了。之后一路无话。

到了长春,二舅带我去吃了顿饭,是我最爱吃的麻辣烫。吃过饭就回去了。然后因为坐车实在是很累,就早早的休息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跟我妈娘家那边的亲戚并不熟。第二天,一大早我老妹带我去早市上吃早点,然后回去洗脸梳打扮完毕就接到了姐们儿的,她说她在火车站附近等着我,我就一路逃也似的奔出了二舅家。因为不习惯,因为不喜欢。坐上了去火车站的出租车,我就那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高楼大厦,心里的酸楚就别提了,直到现在边打字边还想,还是觉得很难受。大概30分钟左右,我们下了出租车联系上了我姐们儿,我妹妹就走了。姐们儿她爸送她去机场,我俩跟在他爸是身后,走去坐机场大巴。他爸买了我俩的票,然后我们就上了大巴车。一路大巴车堵在路上,担心误机的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结果还是我高估了长春高速的车流量,很快,我们就到了长春龙嘉机场,一到机场我俩就彻底懵逼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姐们儿老爸又先走了,我俩就拖着行李箱一路问,过去取机票的时候,漂亮姐姐问我俩要不要托运,我俩行李箱都不小,想着估计是不可以不托运,于是就都把用的东西拿出来放进我的背包里,包括擦脸套装,牙具,和钱。可怜当时我背着的还是那自以为很可爱的褐色兔子耳朵小书包。然后就把箱子丢给漂亮姐姐了。我俩拿着飞机票百无聊赖的站着等,对,没有座位。好不容易看见那边有检票进候机大厅的了,赶紧跑过去拿着票问是不是我们的航班,得到肯定回答以后心都飞起来了,边奇怪飞机怎么还可以提前到的。然后一边配合安检,一遍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瞄。六年前的飞机安检还没有现在这么严格,不需要脱衣服什么的,所以很快就安检完毕,我想着可能跟火车一样,安检完了就直接上飞机了吧,正在我莫名兴奋的时候,我抬头看见了又一间满是人的屋子,靠,还要等。我俩极度懵逼的站在门口,没了兴奋劲,赶紧找个空位置坐下来。旁边有个婆婆,然后我俩委婉的询问了一下关于我俩航班是否有问题(当时就是笨,安检都让我们过了,竟然还在纠结这个事),不问不知道,她竟然跟我俩是同一个航班,然后就在那热络的聊起来了。其实聊天过程还是很愉快的,无非就是知道我们从东北跑去千里之外(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嗯哼情不自禁。)的江西上大学之后,开始对我们两个一顿夸,上大学怎么怎么有出息,有志向,将来一定能成功之类的话。其实现在我要是见到她我想当面问问她,当年瞎吹什么呢,估计如果不是因为她帮我吹,我当年就在大学好好学习了呢。听着她说话,我感觉半个小时的时间真的太长了,就像过了35分钟似的。我个人是不怎么喜欢恭维别人的人,所以听着她在那里不着边际的夸我,我心里真是愤懑到了极点,还好这个时候通知可以登机了,否则估计我要暴走了。

8月26号上午11点30分,我和姐们儿踏上了飞往他乡的大灰机,飞上了蔚蓝蔚蓝的天空。我们买到的机票是特价票,也就是说我跟姐们儿都是坐在靠窗的位置,而且是机翼的位置,一低头就看见了飞机的大翅膀。那轰鸣声就别提了,我完完全全没有了当时的兴奋劲,因为我感觉我就快聋了,我俩座位紧挨着,说话都是大声喊,就好像两个本来已经半聋的老年人在音响喇叭的正对面聊天一样。可能是因为这样说话是在太费力气了,身心疲惫的。不过还好,很快就迎来我们的午餐,本来一听说有午饭,我以为是那种电视里面演的想吃啥就要啥,结果实际上就是果汁喝面包类的东西,唉。吃饱了喝足了,我们两个开始犯困,我看着机翅膀,看着一座座云山,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直到,听见机长播报才慢慢醒过来。我以为到了,就开始收拾我的小兔子包包,然后就听见连云港什么的,等下了飞机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个飞机也不能一直飞,我们降落在连云港机场,休息半小时。每个人给了一块换乘的牌子还是什么,就在那里等,中途只是去了趟卫生间,给老爸打了个报平安。很快我们被通知重新登机,我以为换乘什么的,不是该换个飞机吗?型号不换,至少颜色给换一下吧。结果我失望了,完全没有换飞机,还是那个南航一贯的小型飞机。又上了飞机,我也精神了,我俩新开始新一轮的聊天,各种憧憬着到达之后的情景,学校多大,景色多美之类的,聊着聊着又来饭了,依旧是果汁面包,我们俩又全部吃完。因为太浪费力气了,索性不聊天了,拿飞机上的杂志看一下,反正都是一些无聊的东西,关于旅游,乘机安全指引之类的,好不容易翻到一张报纸,我就津津有味的看起来。刚看了一半我就一身冷汗,那张报纸上大部分都是飞机失事事件,描写的都是机长怎么英勇,不顾自己怎样挽救他人性命的。那时候的感觉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真是害怕了。给乘客看这个是什么意思?是告诉我们不用担心,即使出了什么事故你们也可以让我们安然无恙么?或者,在给我们传达什么精神吗?关键是也许经常飞来飞去的人,看重的可能是舍己为人的精神,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晴天霹雳,我关注的点在于事故啊。这下没有当时的兴奋了,一路上都特别忐忑,两个小时后,飞机平稳的落在武汉天河机场,我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脏,算是落下了。

下了飞机,问了大厅的工作人员在哪里拿行李,然后工作人员问了我们的航班之后,指给我们一个转来转去的东西,告诉我们在那里等,看见自己的拿下来就行。我俩就拿着当时托运时的单子跑过去等,刚到那就看见我俩的箱子了,还是挨着的呢。拿起来之后我俩的行李箱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妈蛋,真是生气。我是后来才知道,行李箱不超过10公斤的,是不需要托运的。

行李也拿了,我俩最要紧的是需要找个地方先住下来,因为已经下午4点了。打算第二天再去九江,但是我俩又不知道机场这么偏僻的地方,该坐哪个大巴车走。之后就看见了旅游专家,出行必备的地图,拿起来看了半天,根据地图上的一条条线的长短,我俩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汉口。当时也没多想,就看见汉口有汽车站了。说来好笑,武汉那么大的城市,又是省会,怎么可能没有汽车站呢?身在在武汉机场,为毛线决定去汉口住宾馆呢?最终买了机场大巴的票,动身去汉口。又坐了3个多小时的大巴车,终于到了汉口汽车站,接着又急急忙忙的买了第二天一早6点去九江的汽车票。然后我们俩找了间正规些的宾馆,花了169开了个标间,赶紧洗漱吃东西。一夜无话。

8月27号上午4点30分

被那讨厌的闹钟声音吵醒了,该起床喽。洗漱完毕就赶去了汽车站,那人,别提有多少了,推不开搡不开的,嗡嗡嗡的声音震得耳膜生疼,还特么一句都听不懂。终于看见有人走开,我俩赶紧坐下来,那时候真是特别迷茫,就这么俩人,想去哪都只能一个人看着行李一个去。好在一路奔波都有点上火并不怎么饿,所以不需要单独跑去吃东西。等了大概不到半小时,就可以上车了,完全没有大城市的素质,你推我我挤你的,好不容易算是上了车,更可气的是,行李箱都放在车上的最后一排位子上,逗乐不,气人不。本来人都快挤不上去了,行李箱还占一排位置,我们两个坐在了前面第三排的位置,就看着中间过道的位置挤满了人,还吼着一口完全听不懂的话(我之所以说是吼,是因为他们说话声音特别大,又完全听不懂)。我正右方坐着一对父子,因为行李箱拿不上去帮他们抬到了后面,然后就跟我们俩聊开了,得知他们也是去九江学院的,是福建的。一路上有人聊天也不会觉得无聊,通过聊天得知那个小伙子是电子计算机专业的,而我俩都是商学院。都是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聊困了就睡,睡醒了再聊。然后,通过两父子知道了汽车站有人接新生,这真是个值得庆幸的事。四个小时也是很快就过去了。

本来以为可以直接开到汽车站,就可以有人接我们,还在幻想一定是帅气的学长什么的。结果总是出乎意料,那个垃圾骑车并不到汽车站,我们在不知名的路上被很客气的请下了车。四脸懵逼不知道方向,后来合计了一下决定刚好四个人打个出租车。于是找了一个大姐开的车,问清了确实是九江学院没错,我们上了车,一路无话就到了九江学院的大门口。总共八块钱于是我掏出了十块钱打算就这么算了,天南海北的相遇一场实在是不容易,刚要给,福建的那位先生就拿出了4块钱给我,我擦,这是要平摊的节奏啊,我顿时就蒙了,不知道手里的十块钱是给还是不给,姐们儿抢先一步给了福建先生四块钱,然后我俩对视一眼没说话。下了车我看见很高很大的校门,正面写着九江学院四个大字,左边是宾馆,很多家长和新同学站在门口登记。靠右边的位置便是取款机什么的。总之,只看门口的的样子,我会觉得这个学校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然后就跟着九江学院欢迎新同学的条幅一路走,走进了校园,那时候真的感觉是走了很久了,但是愣是没看见一个人,找不到人问,只能边走边碰运气了。但是,可能是我们的飞机没出事故把我们的运气都用光了,整整30几分钟没见到一个人,而且走得位置都不同,我才发现我刚进校门的时候那种这学校也就这样的想法是错的。真的很大啊!我们四个人一直在那里兜圈子。

后来累的受不了了,就商量着休息,我才有力气坐下来骂娘,学校建在山上,是故意为难我们历届新生吗?走的都是上坡路。一排排教学楼也好,宿舍也好,根本见不到人。在我们几个都快崩溃了的时候,在一栋很大的楼前面(上了学知道那是厚德楼,教师的主要办公区),遇上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帅哥,那时候已经12点多了,我们是又累又饿。跟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赶紧跑过去问新生报名在哪里。在后面的体育馆那边,不过现在大家已经都去吃饭了,要下午两点才开始,你们先过去等着吧。这不知道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想应该勉强算是好消息,因为至少不用盲目的找了。跟福建父子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找过去再说。于是我们顺着帅哥指的方向开始大步流星的往过赶,一下子有精神了。

当我看见一大帮人和汽车,尤其是体育馆的时候,我都快哭了,终于被我找到了。因为事先知道自己是商学院的,所以跟福建父子分开后很快就找到了拉着商学院条幅的一帮人。学长学姐们正在吃饭,看我们过来,就要了我们的录取通知书,然后我跟姐们儿就被残忍的分和上月持平;房屋新开工面积继续同比负增长开了,因为商学院的各个专业也都是分开迎新的。接着就是无止境的等,等,等。

终于他们吃完了饭,开始办正事了,就带着我们准备这个,准备那个,又签字又按手印的,反正当时不知道弄了什么东西,就迷迷糊糊的跟着流程走。交学费就去取钱,各种费用各种签字,一会进体院馆,一会去取款机的,腿都溜细了。

交完钱就开始领行李什么的,当时一个学长主动说去帮我领,让另外一个学长带着我去寝室。又是一顿暴走,天气又晒,我都快晕了。好不容易走过一栋又一栋的宿舍楼,停在了22栋楼下,商学院专用宿舍。学长贴心的帮我提着行李箱上楼,我俩一路上基本上没怎么说话,上楼之前忽然跟我说,别担心,你的宿舍在3楼。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说了句谢谢,就跟着上楼了。后来一想,这不是是看我胖,怕我担心爬楼梯累么。

到了一间屋子门前,他说就是这,进去吧,我抬头一看,319。我就跟着他木然的进去了,六人间,已经有好几个人到了,貌似我是最后到的,大家都在各忙各的,收拾床铺的,跟家长聊天的,就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有一刹那的时间有一点不知所措。取被子的学长带着我的被子进来了,然后跟我简单嘱咐了几句就走了。我就看着其他人在那里忙,有给家长打的,有跟家长在那聊天道别的,我只知道,我一句听不懂。唯一让我高兴的就是我是下铺,高中住了三年上铺的我,一看见识下铺,立马就乐了。我上铺的女孩父母还没走,站在我床边说话,我想我还是先整理别的比较好。然后我就看见门口那里有几个镶嵌在墙里面的柜子,于是我挑了一个,开始整理衣服。过了一会上铺姑娘的父母走了,都陷入了一片沉寂。我在那里自顾自的整理,差不多也弄好了,我才发现我没有拖鞋什么的,刚好上铺的姑娘问大家谁去买东西,我马上说我去。然后,我俩就结伴去了一趟超市,买了拖鞋和一点别的东西,然后回到寝室的时候,看大家也都齐了,就说,咱们都做个自我介绍吧,互相认识一下。

抚顺治白癜风去哪里
蚌埠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抚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
郑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