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浮屠七生第七十七章大盗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浮屠七生 第七十七章 大盗

第七十七章

大盗

————————————

......

“这里便是青岩国都的地下国库了吗?”

独鄂在姜衡的带领下,一路轻松的避开了所有巡逻队的视线,最终寻到了地下国库入口的位置。

他们沿着青石台阶一步步走到了最底下入口过道那里。

再往前便是国库的大门,高达三丈一块巨大的石门。

“让我来砸了它!”

独鄂挥动着拳头就要上前时,姜衡不屑的斜了他一眼:“干嘛这么粗俗!更何况这门上有禁制,你一砸,不就......我们是来当贼的!”

被姜衡说了一通,独鄂退到了一边,虽然表现了不满,却没反驳。

姜衡往前走了几步,修行了阵法篇的他,能清楚的透过双眼看清楚这禁制上所有纹路。

因为禁制本身就属于阵法中一种,连基础的都算不上。

更别说比得上传送阵那种需要精巧手段的阵法了。

禁制保留到现今,应该便是古时阵法一脉曾经存在过得痕迹。

不然,这些东西不会有这么多紧密的联系存在。

姜衡望着那禁制上条纹,禁制是真武境高手布下的。

这种程度,即便是姜衡没有修行阵法,依靠老鬼也足够破解了。更何况现在他还已经钻研了这些东西呢?

很快,他便从这禁制的条纹中找到了要点。

就好像是一个贼掌握了开锁的本事一般,禁制这种东西太像一把锁,而姜衡掌握的阵法篇便是一把能开很多锁的钥匙。

......

在短短几秒钟之后,那布在国库大门上的禁制瞬间消失了。

“小子,好手段!”

独鄂赞赏的点点头:“你小子身上到底有多少花样,就拿个棍子在这禁制上捅了两下,就把禁制给破除了?”

“不是破除了!”姜衡言道:“是打开了!”

两个家伙立刻快过了原本禁制所在的位置,推开门,进去之后。门外的禁制再度开启。

姜衡自然不能让那禁制消失太久,不然很容易就会被发现地下国库里面已经遭贼了!

......

关上国库大门之后,独鄂一道妖气从指尖飞出,点燃了就近了一颗火灯。

那火灯依次亮起,快速的将第一层国库里面所有的火灯都带燃。

第一层地上厚厚一层金银珠宝也随即出现在了姜衡和独鄂的跟前。

“有钱人家啊!”

独鄂走过去抓起一把珍珠,评价道。姜衡却是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纳戒,伸手一挥,将所有的金银珠宝一并的收入了纳戒当中。

“毕竟是国主家的地窖,银两肯定多一些。”

姜衡和独鄂很快便冲到了第二层那里。

那里是兵器,最次的也是银石兵器,然后是一些金执兵器。但更多的是不少炼制兵器的材料.....多半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炼器方式,所以依旧保持着材料的状态。

所谓的方式——其中最主要的一条便是炼器师。

在青岩国都,炼器师是不受待见的。

最不待见的一种方式便是——所有去拿着材料炼器的人老是觉得那些身着肮脏的炼器师会偷偷地藏起来一些材料。

然后,他们宁愿让材料依旧当作材料也不愿意去找炼器师帮忙炼制兵器。

青岩国主,历代都是共和党一直强烈反对任何有关加税的建议。但在新减赤方案中这样的家伙。

所以在浦元之前的那些炼器师们都自己跳墙头离开了。

......

将第二层的兵器,以及第三层存放的所有药材收揽了之后。

便到了第四层......

大多数消费者都觉得亏

“是功法秘籍!”

独鄂提醒道:“这些东西不同于上面那些,恐怕还有禁制的存在!”

这一点,姜衡一眼便已经看到了。

他更加看到眼前的禁制和国库入口那里的禁制有着一个非常明显的不同,那便是破解了之后,会立刻被施术者注意到。

......

而且根据姜衡的推断,这个施术者多半就是青岩国主左丰。

唉!

无奈啊!

看来终究是要和这个家伙再度争执一下了!

姜衡一棍子捅进了那禁制当中,眼前禁制消失。

......

原本已经睡去的国主左丰也瞬间清醒过来。

“糟了,国库!”

左丰瞬间穿好了衣服,推开了身边侍寝的侍女,一口气冲出了寝宫,对着外面巡逻队大声喊道:“国库失窃!国库失窃啦!”

伴随着这两声呐喊,第一时间回应他的并非是巡逻队的所有卫士门。

而是.....

地震。

整个宫城地底下好像是受到了撞击一般,地面开始颤抖,并且开始皲裂。

黑夜中、伴随着那强大的震感。

地底下竟然钻出了一头山峰一般的怪兽。

那黑夜下,能模模糊糊的瞧见那山峰后面拖着长长的尾巴。

那尾巴就是那么轻轻地一扫,瞬间只剩下一半的宫城,又没了一半。

“是七阶妖兽!”

再一下,剩下的一半也是给那尾巴扫成了平地。

受伤的人不计李先生才彻底松了口气;民警告诉他其数!

连国主左丰也是被搞得一身狼狈。

在那里跳着大骂道:“何方妖孽,竟然敢犯我青岩国都!”

他的喊声传遍了整个青岩国都。

这一夜的动静已经超过了之前所有的动静。

之前的一切是那个姜衡搞出来的。

而现在是一头从地底下七阶妖兽近乎将剩余所有宫殿都毁掉的场面。

让国主左丰彻底的崩溃了......

差点连他一直隐瞒的真武境气息也暴露出来。

因为在他暴怒之前,赵飞城已经飞身赶到,要和七阶妖兽对决,依次来保护左丰的时候。

对于左丰来说——那个天杀的姜衡又出现了。

“慢着!”

依旧是那个翠竹棒,依旧是那欠揍的笑容,依旧是那笑呵呵的语气:“我这次来不是打架的!”

姜衡的身影出现在那七阶妖兽的头顶上。

望着底下已经气急败坏的左丰、他笑着,并且施展着虎啸龙吟的音波功功力,使得他的声音足够全城每一个角落都听到。

他是故意的!

他就是要故意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姜衡又来了。

又来捣乱了,又来当个强拆工,开始迫害青岩国都权威象征的宫城了。

他是那么的肆无忌惮!

即使是被全国通缉,也依旧敢随随便便,前后几次出入青岩国都。

他所作的一切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明白:

“你们这些杂碎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尤其是这一次,他还带着一个更加祸害人的七阶妖兽出现的时候......

合肥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黄冈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唐山治疗早泄哪家好
友情链接
郑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