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木纹花痴醉花第二百六十一章快刀乱麻总有离上

2020-09-17 来源:

花痴醉花 第二百六十一章快刀乱麻总有离(上)

第三百一十一章快刀乱麻总有离(上)

得知是紫荆花,向之冬翠冬问道:“你们可知晓?”

之冬翠冬二人皆自摇头。

院门外有一人呼叫,翠冬出去了,片刻,又回,道:“三小姐,请小姐去一趟。”

“三姐可有说何事?”

“不曾。”

林心花看着翠冬,良久,嘱咐道:“这样吧,翠冬你留下收拾干净,待在院子,倘若我二姐来寻我,你便派人来找我即可。”

翠冬很愿意林心花给她安排任务,可是她更希望能跟着小姐一起出去。

“翠冬,现在我二姐的事情也是很重要的,我把这样重要的任务交付与你,你可要认真对待哦!”

翠冬很感动:原来小姐是因为信任我,才将此事交付于我,小姐真的很信任我耶!

“好的,小姐,你放心去吧,翠冬在家等着你回来。”下次你一定要带翠冬,好嘛?

翠冬有些委屈,在院子里真的找不到事做啊!小姐这里可不比其他几位小姐,可现在也只有大小姐在,大小姐那边有大夫人安排事宜,而且大小姐有身孕在身,丫鬟们闲来无事就绣绣花做做衣服,可…可小姐这儿不需要啊!小姐又不许浪费,只要够穿就行。穿的出门面的,又岂是我这等小丫鬟能做的出来的。

如果我是绣娘该多好啊!那样就可以做出美丽的、又不是大方庄重的衣服。

只是翠冬不知,今日一呆在家里就是一天,而且还没有人来寻找她,也没有任何事,她就那般遐想了一天。

林心花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林杺析,总不会这么巧吧!

“五妹也要出门吗?”林杺析笑盈盈的望着林心花,却有愁思上眉头。

“对呀,不知二姐欲往何处?”

“许久未见三妹,正想去三妹那里。”林杺析一脸轻松的说着,捏着绣娟的手,紧了又紧。

如此之巧?

林心花笑了,真是猜不准这个二姐想做什么,看望三姐,昨天亦可,明天亦可,今天晚点亦可,为何偏偏与我同个时候。

“二姐要去三姐那里,可~”林心花说着一半,却又不知到底如何说才好,便愣住了。

林杺析静静地等待着林心花的邀请,昨日与大姐诉苦情一番,早已忘了正事,那还想得起三妹之事。若今日去三妹那里,不消来个带路的,如何找得到?

再者徐家还在派人找自己,回去定是又青灯常伴。

出嫁从夫,又怎能独伴青灯,又不是未嫁或夫不在人世,徐家此等对我,又置我于何地?

“可我今日出去是有事。”

林杺析花容失色,慌忙说道:“五妹意思是你不去三妹那儿。”

林心花无奈的摇摇头,一副无能无力的神情,反问道:“谁说我要去三姐那里的?”

林杺析惊讶的盯着林心花,难道不是吗?

“可…”丫鬟来说的时候,确实是说:五小姐今日要去三小姐那边。还有一位专门来的人,不应该出错啊!

怎么会出错呢?

眼下还怎么办?

丫鬟常喜靠近林杺析一步,踮起脚尖,轻声细语的,林杺析听后大喜,嘴角微微上扬。

可面对林心花时,却是一副可怜模样,微带哭腔的说着:“五妹,你也知道我才回来,也才接触这边的事情,但我知道三妹在外的事家里人不知道,我~我也不好用家里的马车啊,另外也怕惊动家里长辈,大姐本有心带我去的,可是我担心大姐会吃不消,有身孕的人不能跟我这样情况的人奔波。所以,所以二姐想,想五妹送我去。”

之冬率先忍不住,掩嘴偷笑,见林心花仍想玩乐一番,却也不好不阻挠:“二小姐,你可客气了。你直接说明来意,我家小姐可有原文链接:不送你去的道理。”

之冬收到林心花给的信号,后面那句“正巧我家小姐也要去的”这句话呑回了肚子。

“那谢谢五妹。”

林心花上了马车,转身拉林杺析上了马车,之冬单手一翻,也上了马车,至于丫鬟常喜,貌似谁也没有想起来,常喜看着马车远去,心里不是滋味,可也担心自己嚷着去会惹两位小姐不快,便灰溜溜的回去了。

在马车上,也沉默了很久,最后林杺析实在忍不住育碧展示了游戏的PS3和PS4独占版本的内容了,问道:“五妹,我做任何决定你都会支持我?”

“嗯?”

林心花看着林杺析依旧带着犹豫的思绪,可也没有办法,同样的办法,可对于不同的人来说,结果有所同而有所不同。

“五妹,我真的不是很想回去,可是我若不回去又能去哪儿呢?毕竟是嫁出去的姑娘,怎好再回来?”看着林心花也是一脸茫然,林杺析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

林心花听着林杺析的诉说,心里想的却是三姐的事,难怪三姐不远千里来找我,还独自一人,如此危险的事,三姐居然克服了心里的害怕。

之冬看出来了,她家小姐又走神了,真是服了小姐,也不得不佩服二小姐,说得真起劲儿。

“二小姐,奴婢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你就说吧。”反正五妹现在都睡着了,谁还会听我在说些什么呢?

失落又失望,人生的绝境,也不过如此。

“二小姐可知细水长流?”

“自是知晓,可知晓又有何用?”林杺析叹气说道:“这跟我的事好像也没有联系啊!”

“我的意思是二小姐应该从长计议,慢慢规划,一步一步的来,一步一步的圆。”之冬说得正是起劲儿,林心花突然说道:“这么听来,五妹倒有不一样的想法,快刀斩乱麻。”

林杺析望着这主仆二人,为难,为难还是为难。

之冬嘟嘟嘴,不服气的说道:“小姐,那些大人谋事不都是从长计议吗?”

“这个倒是。”林杺析点点头,赞同的说道。

“二姐这件事迟早会被家里人知道,既然早晚都会被知道,何必拖延呢?再说时间拖得太久了,恐生变化。所以我建议二姐你快战快决,反正都会被知道的,怕什么,迟早要过那关,早面对早过去。”

“可是这乱麻如何斩断呢?”

“这个暂时没想到。”我对这些又不熟,或许可以去问问师父,师父常年云游四海,见多识广,总会有主意的。

“要不这样,之冬你去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消息。”

“小姐,你可不要对我这么好,这事我怎么去打听啊!又该找谁打听啊!”之冬很不情愿,道:“小姐,请你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林杺析真心不想为难之冬,之冬也是个丫鬟,能找谁呢?又有谁帮得上忙呢?

“两位小姐,到了。”

“先去三姐那里看看吧。”

林杺析点点头,以示回应。

“五妹,”待林杺橞刚叫出五妹之时,又看到了林杺析,意外惊喜,道:“二姐,你也来了?快快快,里面坐。”

林心花看着她们,不走了,待林杺橞察觉,回头看着林心花的时候,很是无语,道:“五妹,你怎么不过来呢?”

“哦,三姐姐,我若没记错的话,你从来没请我进去坐坐啊!看来以前是我自~脸皮太厚了。”

“怎么?五妹吃醋了?”

“醋也好吃啊!酸酸的,别有一番滋味。”林心花微笑说着,也赶紧过去,自寻了把椅子坐着。

林杺析拉了家常后,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顺道把林心花以及丫鬟之冬的建议说了,就等林杺橞给出什么样的建议。

“两个办法都好,但都有各自的不足。”

“此话怎讲?”

“二姐是想知道其利弊,再作决定吗?”林杺橞笑着问道,可心里对于林杺析的犹豫不决,甚是担忧。想当初自己还好,直接被赶出来,完全没有回转的余地,现在也不屑回去。


莱芜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想要软肝吃什么药
小儿消化科
友情链接
郑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