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木纹史莱姆研究者第四十二章地上地下

2020-09-17 来源:

史莱姆研究者 第四十二章 地上地下

大地的轰鸣震动四野。

二十多米高的井架高高矗立,巨大的魔能法阵正中,直径五米的巨大螺旋型钻头飞旋着,把细沙和碎石不断从深井中甩出来。

穆尔台兹惊叹:“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啊!看来,我还是太低估了炼金术。”

黑袍炼金术师道:“大人,门萨罗人会到处流窜,在地道里跟他们捉迷藏不是明智之举。直接打穿通向法拉节点的道路,简单直接。”

“嗯,不过,那可是两百米的深度啊,跟射箭一样,稍微偏一点,离目标可就太远了。”

“大人放心,只要那只胖老鼠的路线图不出问题,我的计算万无一失。”

查哈里因为身体没有康复,不能来施工现场,舍利夫代他来的,舍利夫问道:“要钻透两百米的地层,钻头吃得住劲吗?”

“钻头是特制的,锋利、坚固。如果钻杆够长,我们能一直钻到恶魔的硫磺巢穴。”

穆尔台兹赞许地点点头:“如果敌人破坏呢?”

“破坏?钻头吗?不不不,”炼金术师笑道,“它是个自重接近二十吨的实心大铁疙瘩,飞速旋转会产生大量的热和风暴一样的碎石,如果哪个不怕死的想接近它,只能用自己的血给它刷层红漆。”

“侧面攻击钻杆呢?”

“钻杆确实是个弱点。不过,钻杆上有我设计的探测装置,钻头打过去会传回地层的实时状况。只要门萨罗人一动,他们的新地道口就暴露了,我们可以顺藤摸瓜,把冒头的家伙一打尽,把阿尔海尔的武勋重现一次。钻杆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算坏了也能迅速更换。”

“听起来是对付老鼠的完美武器。”

“不,支架是弱点。因为时间仓促,我们没法制作铁支架,只能临时用木头。支架为钻头和钻杆提供支撑,保持平衡——这很重要,你知道,如果钻头角度偏了,就抓不住老鼠了;甚至会拧断钻杆。我觉得,门萨罗人很可能会组织敢死队突击支架,摧毁或是推倒它,阻碍工程进度,为他们的转移赢得时间。”

穆尔台兹笑道:“那正是我们想要的,小老鼠们,快来吧。”

最终实现劝阻目的。

舍利夫暗暗叫苦,但面上十分淡定:“打穿需要用多久?法阵的魔能供应能跟得上吗?”

“最多一天。魔能供应完全不是问题。这得感谢查哈里大人,”炼金术师朝舍利夫微微一躬身,“攻灭阿尔海尔的时候,从门萨罗人那里找到了一批极品的魔能矿石,能量密度相当高,其中最完美的一块有牛头那么大!这些小老鼠们有不少好东西。单单这一块,就能支撑法阵连续运作二十天!老鼠们的末日,就要到了!”

“他们一定以为我们的末日到了。”与此同时,地下两百米深的法拉节点指挥室,达克笑着对一众手下道。

自从敌人开始竖井架,拼死拼活运钻头,大家对达克的信服更深了一层。达克的判断十分准确,敌人的战术是打穿竖井,直扑法拉节点。

飞毯御者马泰迪道:“今天早晨港口贴出告示,说因季节性干旱,罗福兰水库将于明日暂停供水两天,望各家做好准备。”

罗福兰水库是港口最大的水库,为港口十多万人提供日常用水。

艾拉义道:“这是准备蓄水灌我们呢——两百米长的直井,就是扔条跳蜥下来也摔成肉饼了。水库蓄水两天,管道铺好,口子一决,呵呵,各位,谁想见识一下地下的瀑布?”

达克问道:“护教圣军主力动向如何?”

妮芭丽笑道:“在防守支架,他们认定我们要跟钻头较劲。还有几只数百人规模的部队在外围警戒,提防我们走地道突袭后方。”

萨希尔叹道:“老师终于犯错了。他太轻信炼金术的作用了!”

艾拉义道:“是啊,查哈里和穆尔台兹一个懂谋略,一个精通战术,战场无往不利,但两人对技术的了解只是泛泛,又急于求成,一下子找到便利的途径,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出现了漏洞啊。”

达克点头:“再精妙的技术,也要人来使用。各位,机会来了,动手!”

众人齐声应道:“遵命!”

“穆尔台兹大人,钻头出问题了!”

穆尔台兹、舍利夫和炼金术师正在凉棚下喝咖啡,一名士兵跑来报告。

三人对视一眼,心说果然来了,穆尔台兹问:“什么问题?”

“钻不动。传回来的图像是钻头打滑,咬不动石头,光冒白烟。”

技术问题?不是门萨罗人捣乱?穆尔台兹和舍利夫望向炼金术师。

炼金术师有点意外:“咬不动?不可能啊,这里最硬的石头就是花岗岩吧?那钻头外层可是破魔钢啊!抗高温高压,永不磨损的!我去看看。”

穆尔台兹和舍利夫也跟过去。走到监视法阵前,炼金术师看了一眼就大笑起来:“果然老鼠都有几分鬼精灵,居然是岩石硬化剂!”

图像里,钻头的钝头尖端正顶住一块巨大的、光滑如镜子般的巨岩疯狂旋转,但无论怎么转,只留下一个碗口大的白点,无法吃透岩石深处。

钻头周围的碎石细沙都已经被巨大的风压吸走,钻头在徒劳的空转,发出低沉地嗡嗡声。

穆尔台兹问道:“这要怎么办?”

“居然有这招?”炼金术师呵呵一笑,“再转下去,温度急速升高,钻头内层的铁芯会变软、融化,跟外层的破魔钢外壳分离,钻头就废了。这个哈桑,名不虚传!但是他们一定不知道,我们有实时监控,看穿了他们的诡计!大人,请停掉法阵,把钻头提起来。”

“那怎么办,现在已经打下去五六十米了,这个深度,难道派人下去?”

“当然不。马上您就知道了。”

重达二十吨的钻头渐渐停止了旋转,缓缓提起,从监控画面里可以看到,钻头的螺纹内嵌满了半流质的砂石——那是被高速旋转产生的高热量融化的沙底基岩。

钻头越提越高,越提越高。

炼金术师大叫一声:“放!”

二十吨重的巨钻直线砸下,只一击,将光滑坚硬的巨岩砸得粉碎,钻头深深地打入了深层基岩!

木头支架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扯住巨钻的钢索绷得如同拉紧的弓弦。

站在远处的三人能感觉到脚底传来的巨大震动。

炼金术师大笑:“岩石硬化液的渗透力有限,那块石头只有表面是光滑的,砸开它,里面是普通石头。稍微提起一点来,继续钻!”

穆尔台兹问道:“为什么要提起一点?”

“现在嵌在石头里比较深,摩擦阻力太大,提起一点来,等钻头转速上来了再钻下去,会比较容易。”

穆尔台兹啧啧称赞:“看来,这炼金术也是很有一番讲究的。请继续吧!”


包头白癜病医院
宝宝不爱吃饭咋办
嘉峪关白斑疯医院
友情链接
郑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