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法武封圣第章一笔亏本的买卖营养

2021-01-15 来源:

法武封圣 第984章 一笔亏本的买卖

一队蓬头垢面的人穿过攻城的部队,缓缓走向希望河吊桥桩,每个人都抱着一块木板,没有任何的防具。

“启禀大人,敌人果真派平民上来铺浮桥了。”雷飞翔赶到顶层跟丁馗汇报,“我们怎么办?攻击他们吗?”

丁馗晦气地说:“就知道!你先下去,听我的明令挂令旗。丁财,让人把己国俘虏带上城墙!”

他对这个局面早有预料,国战开打己国人对平民就没那么客气了,拿来当炮灰攻城是必然的事,怎么会没有准备。

己国第一天入侵的时候他就抓了超过五千的俘虏,后面陆陆续续又俘虏了两千多,恒福城里的己国人有七八千。

朗春猛地抬头,手中长弓拉成满月,箭气包裹着破甲重箭,箭头对准城楼上飞出的一个人。

“来个能说话的人!”丁馗腋下夹着枪杆,前臂往上抬起,随意射出一道枪芒,目标是仓皇退后的己国魔法师群。

噔,朗春松开手指,重箭如黑色闪电,在半空拦下枪芒,“都住手!”他喝令攻城部队停止攻击。对面大BOSS出来要求谈话,最起码的尊重必须给。

“浩侗!”丁馗举枪遥指帅台上的己国督战新兴经济体货币和金融的稳定都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中国要尽力而为 量力而行  村组负债降至二十年最低……一系列数字证明那么使。

“哈哈哈,丁驸马,是不是改变主意啦?之前的约定依然有效。”浩侗大笑着飞过来。

丁馗指点下方的平民,说:“你们这样令我很失望!不过你不要忘记我手上有近万俘虏,若是继续让平民攻城,我就下令将俘虏丢下城还给你们。”

差不多一年时间。”央视三套某员工也侧面证实这一消息

“噢,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浩侗不能无视俘虏的性命。

目前攻城的部队全是地方军,跟城中的俘虏是战友,眼睁睁地看着俘虏被杀,将极大地打击己方士气。

“别说这些没用的,让平民上战场难道是对我表示尊敬吗?我费那么多粮食养俘虏,还等着用他们换点赎金,全弄死了我也没好处。”丁馗心里不爽说话自然也不客气。

“那你想怎么样?我要选择俘虏不死,那么死的就是攻城的士兵,所以要选当然选死你手上的。这笔账是不是该这么算?”浩侗不愿被要挟。

“巨羊城的平民全部是我的领民,你把他们全部还给我,那些俘虏我就都放了。”

没有逃离巨羊城的平民大约有两万多,丁馗的提议等于用一个俘虏换三个平民,认真算起来丁馗还吃点亏,平民当中有许多老弱妇孺,三个加一块也抵不过一个壮丁,更加抵不过一个士兵。

“哈哈哈,你这是狮子大开口。”浩侗伸出两根手指,“两个平民换一个俘虏。”

这时有俘虏陆续被押上墙头,排队站在城墙边上。

“哼,那些不听话的领民死就死了,休想用他们来跟我讨价还价!”丁馗很决绝,不给浩侗还价的余地。

“你可是一城之主,一句话决定了许多人的生死,不要那么急于下决定,我给你时间考虑。”浩侗不满丁馗的态度,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当年张寻城主曾经说过,死一个攻城的百姓必杀十只孟军禽兽报仇,今天我也把同样的话撂这儿,城防攻击不会停,死一个平民我就让十个己寇填命!”

裂风锥在空中荡了一圈,往下一甩,一道枪芒射到希望河北岸桥头,坚实的石子地面崩出一条沟。

“哼!”浩侗拂袖而去,不过转身后对朗春示意,不要发动进攻。

丁馗见己军没有进攻,也不着急,扛着裂风锥立于空中,目光射向帅台上的宫浚。

他知道交换俘虏的事情不是浩侗能全权做主的,需一军主将首肯,巨羊城是乐丕和宫浚联手打下来的,现在乐丕死了,能够做主的只有宫浚。

“全部还给他吗?”宫浚不免犹豫,这次并没有把巨羊城的平民全部带过来,充其量只有一半人。

“与其留平民吃我们的军粮,倒不如全部塞进恒福城,增加城中的粮食消耗不是坏事。”湛结不是怕丁馗的威胁,完全从军事角度来考量。

“那么用我们的人继续攻城将有很大伤亡。”宫浚被俘的部下不多,大部分俘虏是乐家的人。

“不还给他们一样有伤亡,我看那丁馗对自己的领民下得去手,顶多能消耗些守城的物资,城下的尸体堆积多了容易产生瘟疫。”湛结不同意宫浚的观点。

“其实换人的时候可以做些手脚,趁机击杀部分有战斗力的守军。”浩侗阴阴地笑了笑,作为督战使对于交换俘虏并不陌生。

“那就跟他换?”宫浚瞄了一眼天上的丁馗,心中冒出寒意,铁兽师团的将官被那家伙杀得一干二净,想暗杀他似乎一点也不困难。

“换!”浩侗和湛结一起点点头。

七八千俘虏换回来的用处比平民大得多,这笔买卖他们不吃亏。

“如此便有劳浩大人与丁馗交涉。”宫浚从善如流。

浩侗的脸色阴沉下来,想到丁馗嚣张的态度就不舒服,不过这里也只有他适合去交涉。

丁馗见浩侗去而复返,将裂风锥抱于怀中,安静地等候对方的答复。

“宫帅宅心仁厚,见丁驸马如此珍爱自家的领民,最终决定答应你的请求,用全部巨羊城的平民交换俘虏。”

浩侗在说“珍爱”时咬字特别重,讽刺之意表露无疑,嘲笑丁馗说的那句“不听话的领民死就死了”;而且死要面子,非得说是答应丁馗的“请求”,不是因为丁馗的威胁,捡了便宜还卖乖。

“好,什么时候?”丁馗没跟浩侗计较那么多。

“召集你的人要两天时间,三天后吧,你想怎么换?”己国是优势方,浩侗可以让丁馗选择交换方式。

实际上丁馗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就在你们的营地和恒福城之间交换,你放一半平民过来,我放一半俘虏过去,直至最后一千俘虏,双方同时放人。”

“好,没有问题,那么三日后交换!”浩侗冲下方打了个手势。

“把平民押回营去!”朗春正式下令。

已经走到弓箭兵阵中,抱着木板脸色木然的平民,又被己军驱赶回营。

“攻城还是要继续的,丁驸马是打算亲自上阵吗?”浩侗没有立刻离开。

“哼,会有机会的!”这次是丁馗拂袖离去。

“把俘虏带回牢房。”他返回城楼后下令。

“老爷,要不要特别关照一下那些俘虏?”丁财听到全部谈判过程。

“挑一千个出来关照,注意隔绝与其他俘虏的接触,己寇不会那么顺利地跟我们交换。”丁馗明白这狗腿子的意思。

“好咧!”丁财兴高采烈地跑下去。他做过丁馗的俘虏,那种滋味这辈子都不愿再尝试,但不妨碍他让别人尝试。

己军继续攻城,不过力度比刚开始小了点。

少典鸾的葱葱玉指在替丁馗梳理眉毛,“不是跟敌人谈妥了嘛,你怎么还这副模样?”

丁馗干脆闭上眼睛让妻子捣鼓,探出精神力观察战场的情况,“战场上的变化是有原因的,反正没有平民当炮灰,己寇理应加强进攻,争取三天内攻破恒福城就不用跟我作交换,但他们恰恰相反却减弱攻势,这背后有名堂。”

“或许因为他们累了呀,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攻下城墙的。”

“不一样的,累的感觉不是这样。”丁馗笃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怕什么,按你的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少典鸾的话还没说话,手就被丁馗抓住,“什么?水来!”丁馗睁开眼睛,似乎想到什么。

“对啊,你不是这样说的吗?”少典鸾想来想去没觉得自己说错。

“嗯,不是你说错,反而说得特别对!你提醒了我,敌人极有可能从水上来。”丁馗往希望河下游望过去。

“啊!”少典鸾张大嘴巴,马上明白丁馗的意思,“他们可以把战船开到希望河里,利用船搭浮桥,这样可以减少城防的伤害。”

“大川,请钟车主们得知自己的车辆失踪后为过来。”

虽然没有看到下游出现敌船,但是丁馗知道少典鸾的猜测没有错。

希望河有一个特点,不能用沉船来堵塞河道,因为沉船非但会沉到河底还会继续下陷,直到没入河底的烂泥中,大沼泽内的河流多数是这样。

“我们的战船恐怕不敌己寇的战船。”钟为赶来听闻丁馗的猜测,也在苦苦思索对策。

“等发现敌人战船接近这里,将所有船点燃横在河面上,先拖过这三天。”

也就丁馗够狠心放弃领地辛辛苦苦制造的所有船只,钟为和闻讯而来的钱布、薛充、费则等人都心疼不已。

“可是三天之后,换回平民,我们同样要面对敌人的战船啊。”钟为最不舍得那些新式的船只。

“主公以为三日后会有变数?”费则敏锐地捕捉到丁馗的言外之意。

“嗯,其实我不太确定,按正常速度推算,三日后第八军团应该能赶到卡达城,还有,还有,那就真的不好说了。”还有一种可能丁馗没有说出来。

哈尔滨治疗阴道炎费用
北京白癜风哪好
西宁哪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友情链接
郑州房产网